當前路徑:首頁 » 新聞中心 » 承義快訊

本所朱學潤律師代理的“大別山”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案入選2019年安徽法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典型案例

在第20個世界知識產權日(The 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Day, 2020年4月26日)來臨之際, 2020年4月20日,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舉辦新聞發布會,會上發布了2019年安徽法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典型案例。本所朱學潤律師全程代理的被告合肥大別山餐飲管理集團有限公司、安徽清麗食品有限公司與陳某關于“大別山”注冊商標的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一案成功入選。該案歷時近兩年,經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被告合肥大別山餐飲管理集團有限公司、安徽清麗食品有限公司均取得了勝訴的良好效果。

本案的典型意義在于:如何正確把握商標近似的判斷標準及相關法律適用,強調了《商標法》的立法目的并非保護商標標識本身,而是注冊商標經由經營者使用而形成的商譽,明確了有關“地理名稱”及“紅色記憶”商標的使用和保護界限,因其在理論和實務層面均具有典型意義和實踐引導作用而成功入選,對今后法院審理類似案件具有較高的參考價值。 

案情簡介:2004年,原告陳某注冊了“大別山”商標。2010年,被告合肥大別山餐飲管理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 “大別山餐飲公司”)注冊了“麗清大別山”商標。原告陳某認為被告大別山餐飲公司將“大別山”作為企業字號使用,并在經營“麗清大別山”鵝火鍋過程中在店面門頭、內部裝飾、菜單上使用“大別山”商標,構成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被告安徽清麗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清麗食品公司”)系被告大別山餐飲公司的關聯公司,應承擔連帶責任。2018年,原告陳某向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代理意見:本所朱學潤律師針對原告陳某的訴請,結合本案的案件事實和證據,依據法律提出如下主要代理意見:

一、從《商標法》的立法宗旨和目的來看,本案二被告侵害“大別山”注冊商標專用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無事實和法律依據。 首先,《商標法》具有保護商標專用權的目的、保護消費者利益的目的、以及保護合法競爭、促進有效競爭、維護市場競爭秩序之目的。原、被告的注冊商標同屬43類注冊商標,法律對二者的保護應當是平等、無差別的。商標的主要功能是識別商品的來源,從而刺激消費者進一步消費該商品。通過商標的識別作用,商標權人可以“站在零售商的肩膀上”,商標的最大優勢可以說是來自于商標與特定商品與服務的聯系,以便消費者能夠關注并知道廠商的身份,使其確信相同商標的商品或服務來自于同一廠商,給消費者提供了選擇商品或服務的機會,幫助消費者作出購買決定。商標經常使消費者感覺到的產品特征與消費者購買決定相關。原告陳某的“大別山”文字商標長期處于閑置使用的狀態,其商標事實上不能提供任何商品或服務,其注冊商標已不能與消費者建立現實的聯系,不存在給消費者提供選擇的邏輯前提,從而刺激消費者進一步消費該商品或服務更無從談起;原告陳某也不可能保證其注冊商標對應商品或服務的質量,因為其注冊商標已無任何對應的商品或服務,此所謂“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其次,商品生產者和經營者必然需要借助于商標在生產和流通領域開展競爭,故而《商標法》從廣義角度而言亦屬于反不正當競爭法之范疇,《商標法》對假冒他人注冊商標等侵犯商標專用權行為的制裁,正體現了保護合法競爭、制止不正當競爭之目的,其以確權并加以保護的手段而以靜態的方式制止不正當競爭。但同樣,這種立法功能的發揮需要與現實存在的商品或服務為鏈接。然陳某的“大別山”注冊商品沒有與之對應的商品或服務,就不存在與之產生現實市場公平競爭的邏輯前提,故而原告陳某聲稱被告大別山餐飲公司企業名稱中使用“大別山”字號屬于不正當競爭,自然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再次,“大別山”是知名度高的山脈名稱,不是臆造詞語,原告陳某的注冊商標僅為楷體字“大別山”,未從構成要素、字體、字號、位置等方面進行選擇、組合、設計,也未輔以一定的圖形,無法將注冊商標“大別山”與地理意義上的“大別山”區分開來,“大別山”商標的固有顯著性較弱。“麗清大別山”、“麗皖大別山”等商標經過被告大別山餐飲公司持續性使用,已經具較高的市場知名度,已然與“大別山”商標產生了整體性的區別。

二、《商標法》第五十九條規定:“注冊商標中含有的本商品的通用名稱、圖形、型號,或者直接表示商品的質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數量及其他特點,或者含有的地名,注冊商標專用權人無權禁止他人正當使用。”本案被告大別山餐飲公司、清麗食品公司在宣傳中使用“大別山餐飲”、“源自大別山”、“源自生態大別山”、“大別山鵝火鍋”,其目的是用以證明其使用的食材主要來自大別山地區,主要食材皖西大白鵝等食材來自大別山區,其品牌故事也發生在大別山革命老區,是講好“紅色故事”的正當行為,被告大別山餐飲公司的上述宣傳使用是對其注冊商標商品來源的正當使用,其行為并不違法。根據《商標法》立法精神,降低使用注冊商標的商品質量、欺騙消費者的行為屬于典型的濫用商標權的行為。反觀原告陳某的“大別山”注冊商標長期處于停用狀態,更勿論其降低使用注冊商標的商品質量、欺騙消費者的行為,其對被告大別山餐飲公司的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之訴,已然超過了權利的邊界,法律不會、也不應當支持此種權利濫用的行為。

三、關于原告陳某主張賠償經濟損失200萬元及合理開支39000元的問題,一方面被告大別山餐飲公司不存在商標侵權行為,另一方面陳某亦不能提供任何證據證明其受到經濟損失,理應駁回。

四、本案被告大別山餐飲公司不存在侵犯陳某商標權和不正當競爭行為,被告清麗食品公司雖為被告大別山餐飲公司的關聯公司,但不存在共同侵權的構成要件和事實,亦而就不存在“株連”的事實和法律依據,依法不應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審判結果:合肥市中院一審認為:陳某對“大別山”、大別山餐飲公司對“麗清大別山”分別享有注冊商標專用權。“大別山”是知名度高的山脈名稱,不是臆造詞語,陳某的注冊商標僅為楷體字“大別山”,未從構成要素、字體、字號、位置等方面進行選擇、組合、設計,也未輔以一定的圖形,無法將注冊商標“大別山”與地名意義上的“大別山”區分開來,“大別山”商標的固有顯著性較弱。“麗清大別山”商標經過大別山餐飲公司持續性使用,已經具有一定的市場知名度,應當認為已與“大別山”商標產生整體性區別。合肥中院一審駁回陳的訴訟請求。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